男鞋网,电动车,海滩,西服,舟山

戊戌维新康有为的著作,康有为是否抄袭了廖平的作品?


时间:

版权官司为什么不了了之?

题主问的问题真专业,我猜测题主应该是属于历史专业的,这个事件在历史学术界是比较有名的,但是普通大众知道得比较少。

题主提到的康有为抄袭廖平的版权官司这个事情,应该指的是康有为的变法著作《新学伪经考》和《孔子改制考》,有很多人怀疑涉嫌抄袭张之洞的幕僚廖平的著作《辟刘篇》和《知圣篇》。

那么,为什么有很多人都有此怀疑呢?下面就让我来给题主简单的分析一下。

关于康有为康有为的变法著作《新学伪经考》和《孔子改制考》,涉嫌抄袭张之洞的幕僚廖平的著作《辟刘篇》和《知圣篇》这件事情,中国的几位史学大家都有谈到,像钱穆,张建伟,台湾的黄彰健,美籍华人唐德刚等在他们各自的著作中都提出了这种观点。

廖平是张之洞的幕僚, 和康有为原本就认识,康有为拜读了廖平的《辟刘篇》和《知圣篇》之后,就随之自己写出了《新学伪经考》和《孔子改制考》。据相关专家比较,《新学伪经考》和《孔子改制考》从立意观点到学术资料,行文逻辑等各方面和辟刘篇》,《知圣篇》如出一辙,完全一致。

据说当时廖平读了康有为了《新学伪经考》和《孔子改制考》之后,非常的气愤,直指康有为抄袭自己的著作《辟刘篇》和《知圣篇》,但康有为抵死不认,廖平也没有办法。然而康有为的好基友梁启超的辩护之语“见廖平所著书,乃尽弃其旧说”,则为康有为的剽窃抄袭之说提供了侧面印证。

那么这件事情为什么不了了之呢?我觉得应该有以下几点原因:

其一,康有为的这种行为,与其说是抄袭,用现在自媒体行业中常见的说法“洗稿”更为合适和贴切。康有为并不是完全一字不改的照抄廖平的著作,而是抄廖平的观点和思想。康有为的这种高级抄袭行为,在当时而言,是并没有充分的理由来证明他是抄袭廖平著作的,抄袭行为鉴别比较困难。

其二,当时康有为的名气远远的大于廖平,对于康有为而言,廖平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就算他说出去,信的人也不会太多。而且抄袭的把原创的给搞死了,这样的事情难道还少吗?就像现在一样,中国某公司靠抄袭起家,把那么多原创公司都搞死了,不照样是混得风生水起。

其三,在当时并没有版权保护的相关法律。就算康有为的抄袭行为被确认成立,在当时的中国是并没有相关版权保护的法律的。廖平并不能拿康有为怎么样,何况廖平也不能绝对的证明康有为是抄袭他的著作,所以最多也只能在口头上谴责一下。而康有为借助这两本书,名声大噪,混得风生水起,廖平也只能一个人默默的哭泣了。

以往为了宣传的需要,把康有为过度的美化和洗白,其实如果剥离某些因素,康有为只不过是一个政治投机者而已,不学无术,品行恶劣,维新变法有这样的领导人,焉能不败呢?

各位亲爱的网友,你们觉得呢?

廖平此人好说大话,他的说法未必可以当真。

1、康有为与廖平之间的关系

康有为与廖平曾有书信往来,也曾见过面,廖平主张“公羊三世说”,认为儒家文献也认可了革命的价值,在康有为的《新学伪经考》等著作中,均以此为基础,所以廖平认为这是抄袭了自己的想法。

廖平此人影响不大,初期说法也比较克制,只是说自己的思想对康有为产生了影响,但到后来,语气越来越大,几乎就直接说康有为是他的弟子了,乃至康有为抄袭了他的思想。

2、“公羊三世说”有那么重要么

这个要从当时的历史情境来看问题。在传统儒家视野中,现实的一切努力是为了回归文王之治,那是尽善尽美的社会形式,可以将现实和道德理想完美结合起来,具有最大的合理性。

公羊三世说则认为社会是按照据乱世、升平世、太平世的方向发展,太平世才是社会最好的形式,当下人应该努力向那个方向去发展,而太平世究竟如何,则完全是靠人的道德想象力了。

此前中国学者的历史观是“天下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”的循环论,只要合了,没有大乱,就是实现了周公之治,所以在太平时代,人们的全部努力在于压抑社会变动的因素,尽可能维持平衡,这就倾向于保守。

而康有为提出,孔子主张未来更重要,人应该向前看、向前走,这不仅颠覆了传统读书人的认识,也开启了一个新的历史合法性空间。

换言之,只要能从明天的角度给出合理解释,则许多现实不能接受的行为就是可以接受的。

比如造反,在历史循环论视野中,这是最大的坏事,但在“公羊三世说”的眼中,如果这个造反成就了一个更好的时代,或者有更好的主张,那么这就是好事,是应该提倡的革命性事件。

“公羊三世说”带有一定的近代元素,不过也应看到,孔孟学说中一直有认同革命(当然,和今天的定义不同)的因素,革命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出现,只是没有理论化。

按照康有为的解释,则唐宋元明清不过是同质而已,历史本身并没有进步,实为停滞的千年,而只有变法才能打破这个平衡,这就凸显了变法的价值。

3、康有为抄袭廖平了吗

从目前能看到的廖平与康有为之间通信看,双方虽然讨论了学术问题,但并不以“公羊三世说”为焦点,涉及此方面内容很少,如果康有为靠这么有限的信息就能完成抄袭,就未免太有才了。

廖平与康有为曾见过两面,从记载看,其中一次时间不长,似乎也不太可能聊出什么大学问来。

廖平晚年动辄说康有为抄袭他,所以将相关信件保留完整,不知他是怎么从字里行间看出康有为抄袭他的,其中确有康有为的一些敬语,比如称廖平为师,这其实是当时文人通信常用口气,鲁迅给自己学生写信,也是称“吾兄”的,不能认定康有为确实拜师廖平了。

4、二人著作谁为先

如果只看出版时间,则廖平学说在前,康有为著作在后。但据梁启超说,当年他拜师康有为前,二人曾有一番讨论,康有为系统阐述了“公羊三世说”,让梁启超大为佩服,决定拜师。梁启超当时是举人,康有为只是秀才,身份差出很多,梁启超如此自折身份,如果康有为没有什么真东西,显然不可能。

虽然康有为的著作是后来他在北京当官后才出版的,但梁启超说,很多是康在家乡写成。从这个时间判断,又大大早于廖平。

事实上,看廖平著作,有很多地方是抄袭《新学伪经考》等书的说法,写作时间晚于康有为的书出版时间,让人大吃一惊:康有为可能没抄袭廖平,倒是廖平很可能抄袭了康有为。

5、康有为思想比廖平更系统

那么,梁启超会不会说谎呢?毕竟他是康有为的学生。这种可能性不太大,因为从康有为的著作看,他的思想是非常体系化的,“公羊三世说”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,而且有更深入、更细致的考证,没10年之功,恐怕做不出来,而相关著作是他在见廖平同年不久便出版的,可见:就算他抄袭了廖平,其中至少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原创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廖平虽然也提出了“公羊三世说”,却并无太多阐发,并没将它作为历史哲学的核心解释,也没发展为体系化,最多只能算灵光一现,与康有为的水平就相差太多了。

廖平是经学家,他的思想并未完全超脱于经学范畴,康有为的解说则是革命性的、颠覆性的。

康有为的行为、性格是一回事,他的学术积累、水准是另一回事,不能因为反感他的一些作为,就抹煞他在历史中的贡献。作为思想家,他还是颇有创建的,廖平也是大学者,但他言语历来癫狂,他说康有为抄袭他不仅无据,且有搭车炒作自己之嫌。

    相关阅读

    • 戊戌维新康有为学堂
    • 谭嗣同戊戌维新著作
    • 戊戌维新派著作
    • 维新派创办的学会有
    • 维新运动的性质
    • 维新派本身的局限性